視頻|從南海到太平洋 美國的“戰略威懾”值得警惕!

看看新聞Knews綜合

2020-07-07 00:10:08

中國解放軍在西沙羣島海域舉行訓練之際,美軍兩艘航母也於同期前往南海演習。


中美兩國同時在同一地區舉行大型軍演,引發了國際輿論的關注。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美國自2014年以來第一次派出兩艘航母在南海舉行軍演。


選擇在這樣的特殊節點部署“雙航母”,美國的戰略威懾意味似乎更濃了。


軍事評論員杜文龍分析,美國搞“印太戰略”,南海至關重要。如果在南海有“雙航母”戰鬥羣,持續保持穩定的高強度存在,再加上空中部署各種偵察機、預警機、轟炸機,這樣海空一體的控制格局就將形成。雖然美方表示,不針對任何國家,特別是不針對中國,但目前看無論是演練的海域,演練的時間以及陸、海、空一體的格局,很顯然是要對周邊大國進行所謂的“軍事威懾”。


e96c4ac9f5f8b556b040cf87cd97d134.png


視南海為“印太戰略”的“樞紐”  美國在南海頻繁“吹風”


根據中國南海研究院發佈的《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力報告(2020)》中的相關統計:2017年美在南海開展了4次所謂“航行自由行動”,2018年開展了5次,2019年則達到8次。2020年,僅1月至5月,公開披露的美海軍對中國南海“航行自由行動”就已經有5次。


除此之外,由北京大學海洋研究院成立的平台“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SCSPI發佈稱,根據ADS-B信號數據,美軍偵察機針對南海,僅6月份就實施了多達60次的抵近偵察行動。


521b50df3696b476d3eaa4d8150185a4.png


有針對性的軍事行動越發頻繁,離不開美國一系列“遏制中國”戰略的牽引。


在剛剛過去的週末,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以“與中國展開新對抗所要付出的真實代價”為題發表文章,對美國軍方針對中國實施的名為“太平洋威懾倡議”(PDI)的軍事計劃提出批評。


文章認為,該計劃是美國立法者們可以找到的對抗中國“最浪費錢、最適得其反、最具有煽動性”的計劃。


“太平洋威懾倡議”  聚焦印太劍指中國


被指“最浪費錢”的計劃打算怎麼“浪費”?這要從美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在上月授權設立的總額7400億美元的“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説起。


在這份法案中,美國首次授權成立了主要針對中國的“太平洋威懾倡議”基金,預計在未來兩個財年向軍方撥款近70億美元,用於支持對陸基遠程導彈的投資,以及支持“戰區導彈防禦、遠征機場和港口基礎設施、燃料和彈藥儲存”,以實現作戰平台的現代化。


中國社會科學院海疆問題專家王曉鵬認為,美國之所以如此高調的投入鉅額資金來支撐這份“太平洋威懾倡議”,從戰略上看,美國前任國防部長馬蒂斯有句話就很能説明問題,叫做要讓美軍在對手的眼中“戰略可預判、戰術不可判”。


所謂“戰略可預判”,一個關鍵點就是美國要不斷推行他的“印太戰略”。


791c2258f3a8e7664ebc0e14dbf8968d.jpg


近年來,美國每年的國防授權法案几乎都有涉及中國的內容,而且涉及內容越來越多。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佈任內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提出美國正面對“大國競爭”的新時代,正式將中國明確界定為“主要戰略競爭者”。


隨後美國對華戰略進行了大幅調整,核心就是加強對華的遏制與打壓。在這樣的背景下,近年來的國防授權法案都以所謂“中國威脅”為藉口,不斷加強美軍在印太地區的部署和投入。


王曉鵬分析稱,“太平洋威懾倡議”在戰略考量上的核心有兩點,一是美國要控制住大洋的中心地帶,把奧巴馬時期的控制海上航線升級成控制整個印太大洋的關鍵性區域;第二就是把美國的“藍水海軍”進一步升級成“棕水海軍”,航行更遠,形成把兵力迅速投送到別人家門口的能力。


17b2c60d227fcf00a337ffa816546567.png


加強西太地區戰略部署  美軍嘗試實現戰力轉型


根據今年3月,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菲爾•戴維森向國會提交的一份名為《重新獲得優勢》的報告顯示,美軍印太司令部建議未來六年在印太地區實施“太平洋威懾倡議”,總投資大約200億美元。該計劃將致力於在西太地區島嶼分散部署一支具有精確打擊網絡、生存能力強的聯合作戰部隊。


具體體現在,在第一島鏈部署陸基反艦和防空導彈系統;在第二島鏈部署一體化防空反導系統;16.7億美元建立關島防禦圈;10億美元部署 “海上打擊戰斧”和增程型“聯合防區外空對地導彈”;1.85億美元在帕勞羣島部署高頻雷達系統;花費10億美元在夏威夷部署國土防禦雷達,用於探測彈道導彈、巡航導彈和高超聲速武器;19億美元建設天基持續傳感器,用於跟蹤全球威脅等。


從此次正式公佈的“太平洋威懾倡議”中可顯示,部分建議確實被採納在內。


75dd94ec35c6b3e5675a8aab5e2d931e.jpg


王曉鵬認為,“太平洋威懾倡議”在戰術上將專注於提高太平洋地區聯合部隊的殺傷力,經費重點用於打造遠程精確打擊能力、防空反導能力以及支撐這二者的戰場戰區態勢感知能力,同時,印太美軍在力量結構和部署方式也將進行改變,強調分散靈活部署、小部隊分組,把美軍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基地小型化、分散化、彈性化,進一步放寬印太總部展開海空作戰的自由裁量權。通俗來講,就是由過去的“指哪兒打哪兒”變成“打哪兒指哪兒”。


另外,該計劃還讓美軍的特種部隊和海軍陸戰隊打造出一種更加適應大國對抗目標的作戰模式,同時提高美軍的後勤保障和維護能力,確保在遭受持續攻擊下的後勤保障。


美企圖通過介入地區爭端坐收“漁翁之利”


除此之外,美國在拉攏南海區域國家上也是不遺餘力。


不僅挺身而出,為東盟國家尤其是與中國有爭端的國家“撐腰打氣”,更以中國“威脅”南海航行自由安全為藉口,向這些國家出售海空軍武器裝備。


王曉鵬認為,美國一邊加強與日本、澳大利亞等一些傳統盟國的關係,一邊拉攏印度和東南亞的個別國家,其目的就是讓整個印太區域進一步“爭端化”,讓印太國家之間特別是大國之間的陸地和海洋爭端,處於“摁下葫蘆起來瓢”的狀態,美國好通過介入地區爭端來坐收漁翁之利。


近幾年來,西太區域的海洋局勢比如南海東海局勢呈現出趨穩向好的態勢,雖然偶爾也會有不愉快發生,但都能在兩國框架內解決、平息事態。這種情況是美國最不願意看到的,他們感到有點插手無門。所以,美國這次斥巨資加強對西太地區的軍費投入,就是為了填補西太地區的所謂“爭端空白”,這一系列海上行動就是奔着挑起海洋爭端來的。


同樣,杜文龍也表示,如果一個域外大國把超強的軍事能力在亞太長時間連續部署,而且展示出自己超強的打擊能力,會讓所有的亞洲國家感到這樣的焦慮。那麼這類戰略焦慮如果引發了這樣的失衡,整個地區範圍內有可能會出現新的軍備競賽,甚至是不同作戰規模的對抗。這點中國需要保持清醒的認識。


(看看新聞Knews編輯 董亞歡 翟靜)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